1594368400



   与她的初次见面——

   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。

   微风吹拂着她的长发,就如比落日殷红更为闪耀的金色流苏,四散再在风中。她碧蓝的眼中仿佛包裹着大海,天空。她白色的裙摆上落沾粘着几片被风吹落的银杏叶。

  拍掉裙上的银杏叶子,她轻轻微笑。看着她的笑颜,我不禁羞红了脸——一见钟情也不过一瞬间。



   直至与她插肩而过,我也没壮起胆来和她说几句话。

   这不也挺好的吗?

   谁也不知道这次单向的爱恋,只将它默默收藏在心中,沉默,怯弱,没有轰轰烈烈,也没有一丝温情。我想。

   这样真好,茫茫天穹下无边大地,我一人孤单地走着。



   我没想到可以和她再次见面——
   
   阳光透过窗,照红了我的脸。

   她站在讲台旁,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着。阳光照着我的脸,她的眼我看不见,
但我想,她的眼睛一定与我和她的那一次见到面一样——如星辰大海般闪耀。

   她的每一句话都被我捕捉,她的声音如和风细雨,滋润我的心灵。

   突然那温润的声音截然而止,“同学,你就坐那个位置上吧。”老师说。

   期盼刹那永恒,她缓缓朝我走来,却径直从我身边走过。忽如梦醒,她停在我的身后。

   “请多指教。”她对她的同桌说。

    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旁。



   风轻轻从我耳边吹过,我仿佛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——

   她和同学们相处得很好,我也如愿以偿成为她最好的朋友。但在那一天——

   她向我走来,羞红着脸,手里拿着一封粉色的心信,一时我的心跳漏了半拍,感觉此时此刻简直是如梦似幻般,但她的话却打碎了我的妄想。

   “呐,你说我怎样告白,他才会接受呢?”

   我一时愣住了,有些消化不过来。

   我知道“他”是谁,坐我后面,也就是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的那个人,她的同桌。

   我特别不爽他。

   那家伙明明长得不怎样,却总有人喜欢他。

   我始终觉得学生会会长,班长和文艺委是瞎了眼睛才看上他的。

   但现在她竟然也喜欢上了那家伙!我气极了,心里直冒火。而我嘴上却说着:“如果是你的话,不管如何,他都会答应吧。”

   既然你喜欢她他,那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。



   分手快乐,祝你快乐。你可以找到更好的——

   如我所料,那个渣男接受了她的表白。但他也依然坐拥他的后宫三千。她说她不在意,因为她爱着他。

   我和她的关系还是那么好,也把对她的爱深深埋在心里那无光的角落。直到那天情人节——

   她被雨淋得像个落汤鸡,漂亮的金发被打落在肩膀上,她碧蓝的双眼看不出往日的神采。

   我从未见过她有过这种狼狈的样子,看到她现在这样,我不禁感到丝丝心疼。

   我轻轻搂住她的肩,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“他……他……”她抽泣着,话也说不清。

   “别哭了。”我轻拍着她的背,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她终于稍微冷静了点,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。她深吸一口气,说:“他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听到着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我不禁火冒三丈。

   “他做了什么?告诉我,我一定帮你讨回个公道!”我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问她。

   听到我的话,她似乎感觉有些许安慰,便断断续续的地向我述说着。

   我梳理了一下她所说的话,得出了这样一个前因后果。

   那个人和她约好情人节一起去游乐园玩,但到情人节那天,那个人却临时变卦,和学生会会长去吃烛光晚餐。她去询问他原因,而他却说:“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抱有平等的爱,你又怎么能这么小心眼呢?”

   “他平时也经常这样,我都忍了。但这次情人节,他居然也……”她向我述说着。

   我安慰着她,可心中的恼怒却隐藏不住,我情不自禁地对她说:“既然他这样对你,那你就和他分手吧。”

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还在犹豫。

   不知为何,听到她的声音,此时的我却莫名平静了下来,“既然他这样对你,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在意他呢?”

   不待她回答我,我又说:“没关系的,你怎么好的女孩,怎么会没人喜欢呢?”

   说完,我凝视着她的双眼,她的泪水映出了她眼底的星河烂漫。

   听了我的话,她渐渐止住了泪水,然后不知怎么的又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,“你安慰起人来怎么那么尬呢?套路都那么俗。 不过——”

   她停顿了一会,“谢谢你,我想我已经知道要怎么做了。”



   忘掉种过的花,重新地出发。

   她和他分手了。

   今天一早起来,我便听到这个消息。

   来到了教室,原以为她会很伤心,没想到看到她时,她也和从前一样,笑得如烟花烂漫。她看到了我,眼里仿佛透出比以往更温柔的光。

   “早上好,又是新的一天呢!”她笑着,仿佛昨日的泪水只是一场梦幻。

   看着她的双眼,我也不禁笑了,应和着她,说:“今天的太阳也是新的哦。”


END



    与她的初次见面——

    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。

    微风吹拂着她的长发,就如比落日殷红更为闪耀的金色流苏,四散再在风中。她碧蓝的眼中仿佛包裹着大海,天空。她白色的裙摆上落沾粘着几片被风吹落的银杏叶。

   拍掉裙上的银杏叶子,她轻轻微笑。看着她的笑颜,我不禁羞红了脸——一见钟情也不过一瞬间。



    直至与她插肩而过,我也没壮起胆来和她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这不也挺好的吗?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这次单向的爱恋,只将它默默收藏在心中,沉默,怯弱,没有轰轰烈烈,也没有一丝温情。我想。

    这样真好,茫茫天穹下无边大地,我一人孤单地走着。